晚晚

so many moons

阿诺

    一只纤细的手腕在清浅的河水里翻动,混乱出玻璃一样锋利的气泡。腕上的银镯隔断波光,将细碎的光芒染在自己身上。

 

    少女想起以前见过的一只银河鲤,便学着那骄傲的鱼转动手腕,银镯模糊不清的轨迹倒是真的很像。


    银河鲤万年不死。少女乐观地觉得应该能再见面的。


    “你到时候可别吓唬要吃了他。”


    她起身,湿漉漉的手指沿着狮子的面额抚过,平静他微炸的毛发。


    狮子晃晃脑袋,装作冷静地保持正常眨眼的频率。


评论(1)

热度(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