晚晚

so many moons

   “怎么办,”她继续晃着双腿,又突然不晃了,往长凳前移了一点,脚可以触到地面,然后双脚交叉,又不停地左右脚交换上下,就是不停地,“我们都会被忘掉的,我们不够伟大,我们能力不够,无法为后代做什么突破性贡献,当然没办法让后代知道我们的存在。”

   “那没办法了——也没什么关系啊——大家都要过自己的生活。”

    她的手撑在凳子上,开始敲着小曲。

评论(1)